宝马娱乐在线:钾肥争夺战敲响警钟 克服“缺钾症”应立足自身

从8月19日加拿大钾肥公司公开指责必和必拓的恶意收购提议到11月15日必和必拓宣布放弃收购计划,双方持续了近3个月的博弈为全球上演了一场激烈的跨国矿产资源商业战。这场战争虽然最终以收购方的失败告终,但无疑掀起了新一轮全球资源争夺的风波,又一次提高了行业对资源垄断的警惕。中国在此次矿业巨头的争夺中也遭遇了惊险,事后也不得不多做功课,对我国资源发展计划作出进一步思考。
必和必拓——瞄准优质资源
必和必拓业务范围主要是石油和矿产资源,公司煤、铁矿砂、铜、钢等多项产品产量均居世界采矿业前列,2006年起进入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开始了对钾矿的开发。现在BHP在铁矿砂和基础金属的业务上都是全球行业内最大的赢家但作为一个企业,仍需不断扩大规模,巩固自己在矿业的地位,因此一直没有停止并购相关领域内的中小资产。2008年必和必拓提出收购力拓,仅交易费用就达到4.5亿美元,现在又以近400亿美元收购加拿大钾肥公司,可见BHP
并不满足目前的发展现状,显然在考虑自己下一步发展的时候已经胃口大开,希望直接控制核心资产。
加拿大钾肥公司的钾矿是世界钾肥的重要来源之一,BHP在已经拥有加拿大大规模矿藏的情况下,还希望占据这一主要资源。但必和必拓忽略了加拿大钾肥公司处于自身企业的鼎盛时期以及行业的攀升时期,必和必拓虽不畏风险、勇往直前,却也无法啃下这块“硬骨头”。收购进行的过程中,必和必拓内部股东曾经出现分歧,大部分股东表示希望将资金用来发展自己的矿,而不是盲目扩大。现在,必和必拓放弃这块硬骨头,却也不会在寻求发展的路上收手,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Marius
Kloopers表态,将加大对加拿大业务的投入,钾矿资源仍将是必和必拓未来发展的重要部分。
加钾——寻求政府保护
加拿大钾肥公司自1989年成立至今,一直在不断努力扩大规模,除了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本身也是通过收购和参股而发展壮大。三个月前,加拿大钾肥公司面临“被收购”,一直在强调必和必拓近400亿美元的恶意收购计划完全没有真实反映加拿大钾肥公司的价值;一个月前,加拿大钾肥公司首席执行官Bill
Doyle坚持加拿大钾肥公司的价值远超过每股170
美元。说出这个天价,一方面用来提升自己的价值,另一方面也是加拿大钾肥公司不希望被收购而进行的自我保护。
在回击必和必拓的收购提议时,加拿大钾肥公司始终将着眼点放在必和必拓的收购无法企及自己的“资源价值”。而当必和必拓获得了美国政府部门对收购的许可后,加拿大钾肥公司曾向政府施加压力,最终政府以“不能为加拿大带来社会利益和福利”为由先回绝了中国介入的可能,后又成功击退了必和必拓。加拿大钾肥公司强调利益,同时加拿大政府强调民生,两者结合维护了企业的利益,同时为政府保住了资源。
中国——提高话语权
在这场博弈中,中国作为同时具备一定市场条件和技术条件的国家,也一度被卷入这场风波,成为收购事件的利益相关者。这场无论是商业战也好,资源争夺也罢,最终有惊无险,逐渐恢复平静。令人欣慰的是,这次收购事件使中国政府和相关行业提高了资源意识,也为企业增强了商业竞争意识。对中国钾盐行业来说,要想提高话语权,多头并进、有序发展是必须的,而发展方式最重要。
在协会、专家以及企业达成的“1:1:1
”战略共识下,钾盐行业发展的具体操作水平还有待提高。在境外开发中,我们虽无法达到必和必拓的“财大气粗”,但也不难做到对收购目标的资源优化选择,尽量在保持降低风险的情况下将所得资源最大化、最优化。在国内开发资源的过程中,国内企业只有与政府互相支持才能立于商业的不败之地,只有得到政府的支持和整合才能可持续开发资源、有效地保护资源。而对于进口方面来说,可持续增加国内外钾矿产量始终是我们提高话语权的必由之路。

欢迎收看《经济信息联播》。联播头条,今天我们继续来关注加拿大钾肥争夺战的最新消息。昨天我们已经报道了这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的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公司,一心想把加拿大钾肥公司收入囊中的消息。如果必和必拓这笔买卖成功,这家公司在2015年的时候,钾肥产量将超过2500万吨。这个数字将会占到目前全球钾肥消费量的一半。如此一来,钾肥的价格必然将是必和必拓一家说了算。而这种垄断,将是对粮食生产大国的一个重大威胁,这其中就包括我们中国。
钾肥是农业生产中最重要的一种肥料,我国是农业大国,但我国也是钾矿匮乏地区,每年都需要大量进口钾肥。根据统计,去年我国的钾需求量是1000万吨,其中700万吨是靠进口,是全球钾肥需求量最大的市场。而如果必和必拓收购成功,他们很可能会像垄断铁矿石一样,垄断全球钾肥市场的价格。可以想见,这笔收购对我们的影响有多大。而必和必拓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已经摆出了一副志在必得的姿态。
根据我们记者掌握的最新情况,在自己的收购方案被拒绝后,必和必拓并没有死心。一方面准备对加拿大钾肥公司实施恶意收购,另一方面,他们又已经开始在寻找下一个收购目标。而引起我们极大关注的是,这个目标很有可能就是我国一家在加拿大发展业务的矿业公司。
是的,据我们了解,这家中国企业在加拿大掌握了一处储量巨大的优质钾矿资源,这也是我国目前在海外掌握的唯一一处优质钾矿资源,一旦被收购,后果可想而知,那么,目前事态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们的记者历经周折,终于在今天下午找到了这家中国企业的负责人,并通过网络视频,对他进行了采访。
记者:“孙董你好,你们在加拿大的这个矿,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中川国际矿业董事长孙昔铭:“我们这矿总资源量是8.93亿吨,已经接近了国内的总储量是10亿吨。”
记者:“目前你们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
中川国际矿业董事长孙昔铭:“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问题我们没有落实。因为整个达到年产300万吨的钾矿需要总投资20亿美金,这样呢对我们资金压力非常大。”
孙昔铭告诉记者,这个项目位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南部,占地96平方公里,企业是在2008年取得的钾矿勘查许可证,目前也取得了采矿权。而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个项目也是今年我国与加拿大政府签订的14项合作协议中的其中一项。按照专家测算,这个项目可建成一座年产300万吨的钾肥基地,有效供给时间超过50年,不仅将有效缓解我国钾肥的紧张供应局面,而且对于稳定国际钾肥价格,也将起到积极作用。但是眼下,由于后续资金紧张,这个项目已经成了不少国际巨头死死盯上的肥肉。
中川国际矿业董事长孙昔铭:“现在有很多国外的企业主动找我们与我们合作,但是我们考虑到钾矿是国家的稀缺资源,而且对我们中国农民、中国农业非常重要,所以我们现在不打算跟外国公司合作。”
孙昔铭向记者透露,在得知他们企业后续资金紧张的情况后,不少国外企业纷纷通过国际金融机构,或者其他公司向他表示,希望进行合作,这其中就包括,眼下正在全球范围内疯狂并购钾矿资源的国际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公司。
记者:“您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中川国际矿业董事长孙昔铭:“我希望国内有实力的有技术的一些企业,共同参与到我们这个开发钾矿这个事业当中,希望真正把它做成国内在境外的钾盐基地。”
多位专家谏言采取有效措施保钾矿
为什么像必和必拓这样的国际巨头要凶狠地争夺全球的钾肥资源呢?其实道理很简单,这就是:奇货可居,定能卖个大价钱!专家告诉记者,钾盐在全球的分布很不均衡,加拿大和白俄罗斯以及俄罗斯占了百分之七八十,另外在德国、以色列和中国还有一部分。作为农业生产中最重要的一种肥料,钾矿资源的稀缺性不言而喻。因此,我们的记者在独家获悉这家中国企业在海外钾矿基地的相关情况后,也马上联系采访了我国多位钾肥行业的专家和学者,他们一致表示,一旦我国失去这个唯一的海外优质钾矿资源,不仅会使全球的钾矿资源更加集中,形成垄断,还会对我国的粮食安全和经济发展带来严重的影响,有关部门应该马上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支持。
国际化肥协会前任主席武四海:“如果他们在这方面再占上风,走原先的路,那么对我们农业的发展、化肥的发展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中国工程院院士郑绵平:“现在民企实力比较差,因此需要国家在金融政策特别是国家的有实力的企业,以及有技术的单位给予强有力的支持,这样才使得我们在国际的钾盐的定价上我们有更多的话语权。”
业内专家不无担心的告诉记者,我国一旦失去这个海外钾肥资源,受到损失的不仅是我国,世界上很多国家今后都会被套上一副沉重的钾肥枷锁。可以想见,掌握巨大钾肥资源的这些国际巨头们,将可以轻松地控制全球钾肥价格走势,就像现在的铁矿石。
国际化肥协会前任主席武四海:“必和必拓这两年在铁矿石上赚大了,在铁矿石上是一种血腥的扩张、血腥的逐利,这种思维方式如果拿到钾肥上,322815按他们思维方式,他们的胃口可能不止100美元,我国每年500万吨要付5个亿美元。这些东西都要一步一步的加载农民头上。”
在武四海这位国际化肥协会前任主席看来,现在,国际巨头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是我国这个钾肥最大进口国在海外获得钾矿资源,因为一旦这样的话,我国不仅可以减少大量进口,还将打乱这些跨国巨头垄断全球钾矿资源的野心,稳定住世界钾肥价格的快速上涨势头。为此,专家纷纷呼吁,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采取措施,保住这块我国在海外唯一的优质钾矿资源。
中国欧美同学会加拿大分会会长闫长明:“我们在加拿大的这块矿13300如果设计300万吨钾盐厂的话,这个地方可以支撑我们至少50年到100年,115610应对现在钾盐的加剧垄断,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建设海外钾盐基地。”
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所长王瑞江:“国家应该对在境外开展钾盐资源勘探开发的企业资金保障、税收、融资等方面提供政策支持。1520尽快建立境外的钾盐资源。”
国外媒体机构关注加拿大钾肥收购案
加拿大钾肥公司的这起收购案也引来了全球各国媒体和机构的高度关注,钾肥这个词已经成了这段时间各大国外媒体文章的关键词。英国《金融时报》近日发表文章说,现在各国都开始像重视原油一样重视钾肥,将其视为战略性的大宗商品,原因就是粮食需求不断增长。引用摩根士丹利一位分析师的话说就是:钾肥实际上就等于粮食。《华尔街日报》也发表文章说,收购加拿大钾肥公司将打响钾肥价格战。那么这可能使当地的其他钾肥生产商和工人蒙受损失。而路透社认为,
就像铁矿石和煤炭一样,钾肥的争夺也是一种对上游资源的控制,为的是不受下游市场波动影响。但缺乏上游资源的企业利润可就难保了。
与此同时,机构的分析师们也积极发表了各自的观点。瑞银的分析师指出,如果必和必拓收购成功,将改变全球钾肥定价方式,采用类似于现在铁矿石的定价机制,从年度定价变成市场定价,以获得超额的利润。而野村证券的分析师也说,农业领域是日本贸易商社关注的重点之一,如果出现机会,很多公司都会在磷酸盐和磷酸钾矿藏中牟取利益。

沸沸扬扬的加拿大钾肥争夺战终于有了初步的结果。
11月4日,加拿大工业部对外宣布,“因为交易未能通过净利益测试,我们拒绝了必和必拓对萨斯喀彻温省Potash公司386亿美元的恶意收购要约。”
回顾这场收购战,就像一部情节曲折的小说。2010年8月18日,全球第一矿企必和必拓向第一大钾肥企业PotashCorp
发出恶意收购要约,收购价格386亿美元。此后,关于收购的版本一天一变,至9月上旬,已有包括中、加、澳、俄、美等国的数十家企业和金融机构卷入其中,上千亿美元在暗中角力,硝烟浓烈燃起。
“加拿大钾肥争夺战绝非仅仅是企业之间的商业战”,“如果我们一旦丧失了在全球钾肥价格谈判中的话语权,势必对我们的农业发展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安全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从一开始,这一起收购案就引起了国内的高度关注,持这一种论调的业内人士不在少数。原因在于,人们担心,必和必拓一旦收购成功,我国将重蹈铁矿石谈判的覆辙。
“钾肥是一种和铁矿石最为相像的大宗商品。”信达证券化工分析师郭荆璞表示。据了解,与原油一样,全球钾矿资源的分布并不均匀。以加拿大、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以色列为首的少数几个国家,控制着全球的大部分钾矿资源。但“凡是生产钾肥的国家,几乎都不太需要钾肥,而需要钾肥的地区,基本都不生产钾肥”——目前美国是世界最大的钾肥消费国,其次是巴西和中国。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从现在起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增加30亿至逾90亿,而全球粮食需求将增长70%,这将进一步加大对化肥的需求。因此,各国开始像重视原油一样重视钾肥:将其视为一种受到追逐的战略性大宗商品。
尽管这场收购战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但作为钾肥进口大国,这次收购案已经对我国钾肥行业敲响了警钟。
大宗商品市场新宠
其实,钾肥只是在近几年才成为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新宠。有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0年间,钾肥的产量以每年1%的速度缓慢增长,它的价格扣除通胀因素却下降了35%。
直到2008年,钾肥价格一下子上涨了3倍,达到每吨800美元,合同价格甚至一度超过1000美元大关。2009年,受经济危机的影响,钾肥价格又下降到每吨300多美元。现在,国际市场的钾肥价格维持在300-350美元之间。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投资者对钾盐之类的冷僻大宗商品并不太感兴趣。但是,伴随着粮食危机爆发的频率的加快,投资者对粮食的兴趣在长期经济走势、人口发展趋势以及恶劣天气、油价飞涨等短期问题的综合作用下日渐浓厚,由此也造就了各种粮食价格屡创新高。在金融需求、资源垄断寡头贸易及粮食危机的共同触动下,对于钾矿的价值重估已经在全球各个角落展开。
自今年8月中旬必和必拓提出收购以来,国内市场的钾肥价格开始井喷:60%俄红钾上涨到目前的2900元/吨,60%俄白钾涨至2950元/吨,硫酸钾受氯化钾价格带动,也由彼时的2600元/吨涨至目前的3300元/吨。国内生产钾肥的上市公司——盐湖钾肥、盐湖集团、冠农股份等钾肥股的股价也一路上扬,即使在经历了10月18日的跌停,盐湖钾肥的市盈率依然达到31倍。
“这是国际资本市场对于收购案的自然反应,因为一旦上游资源形成垄断,市场的价格影响力也将大大加强。”郭荆璞认为,这与铁矿石非常相似。首先,这两种资源都高度集中。据统计,全球3/4以上的钾肥产能、产量被9家利益关联的企业掌控;其次,与绝大多数的大宗商品都有期货不同,这两个品种却没有。它们的价格主要由供需关系决定,上游资源厂商按需生产,这就使得价格向下波动的风险要小很多。
“而且,钾肥资源的有限性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全球钾肥供需格局存在严重的不对称现象,世界上有超过150个国家消费钾肥,但是只有包括加拿大、俄罗斯、中国在内的12个国家生产钾肥,前10位的生产商把持了90%的产能和产量。”郭荆璞说。
目前,我国的钾肥供应仍处偏紧状态。据中国化肥网11月8日公布的市场周报显示,氯化钾的港存数量已经降至80多万吨,中化和中农两大公司都表示现货紧张、控制接单,贸易商大多对后市存在乐观预期。
钾肥稀缺是个伪命题吗?
垄断往往带来超额利润,这点在铁矿石市场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当上游的钾肥资源越发集中,我国是否会出现像铁矿石行业集体大幅加价,下游市场被掐住脖子的现象却引起了争论。
“我们不必担心钾肥的垄断问题,目前只不过是资本逐利行为带来的过度炒作,而在过度炒作的背后又有一些利益相关者的推波助澜,所以才导致一些企业甚至政府的担心。”上海钾盐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原中国无机盐工业协会钾盐分会会长魏成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他介绍,自2004年国际钾肥价格进入上升通道以来,给中国的钾肥工业发展创造了绝好的时机,通过这6年来的发展,我国的钾肥工业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形成了以青海盐湖、新疆罗布泊盐湖为主的钾肥生产基地,2009年两大产业基地生产的氯化钾、硫酸钾、硫酸钾镁肥等三大矿物钾肥数量,全部换算折合成氯化钾实物量达550万吨,2009年的消费量为670万吨,消费自给率达82%。
“随着我国耕地面积的减少,加上国家鼓励秸秆还田、有机肥补充施用,都会为土壤补充一些钾元素,从而减少钾肥的使用,因此,未来中国钾肥的施用量不会有较大幅度的上升,尤其是在钾肥价格维持较高位时,钾肥施用量更是很难有较大幅度的提高”魏成广说,我们有理由也有把握地说,未来中国的钾肥进口依赖度将不会太高,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太担心未来国际钾肥的垄断。
“从我们已经开工和正在分期建设的钾肥项目分析来看:罗布泊二期钾盐项目180万吨,四川鸿丰钾肥100万吨钾肥项目,滨地钾肥78万吨项目,中信国安100万吨钾镁肥项目,青海盐湖规划的再建设一个100吨钾肥项目,随着未来数年这些项目的陆续投产,中国将再新增300万吨以上的产能,这样中国自产钾肥将超过800万吨,假设中国未来钾肥即使消费量达到1000万吨以上,国际钾肥的垄断也不会对我们形成太大的影响,况且,中国的企业还正在老挝以及乌兹别克斯坦等周边国家开发钾盐项目,未来也会形成一定的产能。”魏成广分析说。
路径选择
在相关部门提出的我国钾肥产业规划中,国产、进口、境外各三分之一,国内钾肥供给形成1:1:1的格局。
今年初,中国无机盐工业协会钾盐分会曾经向工信部上交过一个关于钾肥的调研报告。报告指出,中国严重缺少钾肥,国际钾肥巨头已经开始圈围资源,为了防止再现铁矿石式的尴尬,政府需要加大对企业走出去的支持力度。
此前,受必和必拓收购案的影响,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企业的中川国际矿业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据悉,中川国际矿业拥有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南部,占地96平方公里的KP488钾盐矿区。2008年,中川国际取得了这一资源的钾矿勘察许可证,目前已取得采矿权,有望建成年产300万吨的钾肥基地,有效供给时间超过50年。目前探明该矿钾资源总量达8.93亿吨——这是我国企业在海外最具规模的一块钾肥资产,相当于我国全部储量的90%。
中川矿业负责人表示,虽然钾矿前景良好,但是单凭企业自身难以解决目前面临的资金问题。
对此,魏成广表示,从资源的角度来看,保护国内资源,利用境外资源是符合中国的发展利益的,这也是为什么政府正在鼓励一些有实力的企业走出去开发钾肥资源的重要原因,“但是我们不应不顾国外钾肥资源开发的成本盲目去海外开发钾肥。这样必然造成两个后果:过高的钾肥开发成本将会传递给农民,增加中国农民的负担;市场不接受过高的钾肥价格,农民放弃使用钾肥,出去开发钾肥的企业将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他认为,从消费市场来看,根据国际化肥工业协会农业委员会的分析报告,全球在2009年钾肥消费量只有4500万吨,未来每年将有2%至3%的速度上升,即使按照3%的速度上升,至2020年的钾肥消费也只有6000万吨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所有钾肥新增产能全部投产后,全球钾肥产能过剩将达到100%。
“不用说钾肥价格进一步上升,即使钾肥价格维持在目前的水平,中国钾肥生产企业的利润已经十分可观,大家从上市公司盐湖钾肥的业绩就可以明确看出目前国内钾肥生产的利润率已经达到了让人羡慕甚至是嫉妒的水平,这样会进一步吸引更多资本进入钾肥产业,来推高中国钾肥的产能,作为钾肥行业的技术专家,我们也在不遗余力地开发中国资源十分丰富的其他钾矿”魏成广说,比如钾长石,我相信如果钾肥价格继续维持目前的状态,未来中国钾长石的利用开发将会得到长足的进步,从而进一步缓解中国钾肥自供不足的状况。”

核心提示:
昨日当加拿大钾肥公司Potash宣布拒绝必和必拓的恶意收购要约时,似乎并不让人意外。事实上,作为全球最大的钾肥生产企业,Potash的

中国企业加入战局

张琳也分析,要与必和必拓等国际矿业巨头竞争,中国企业在实力上、国际化经营人才以及管理理念上都有所欠缺,即使出手,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

资料显示,Potash是世界上最大的综合性肥料、饲料及相关工业产品生产商,也是全球钾肥产能最大的公司。2009年,其钾肥产量约占全球产量的11%,产能占全球钾肥产能的20%。公司拥有6座钾盐矿和1座钾盐矿的部分权益。

昨日当加拿大钾肥公司Potash宣布拒绝必和必拓的恶意收购要约时,似乎并不让人意外。事实上,作为全球最大的钾肥生产企业,Potash的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除了三大矿业巨头都曾与其传出过“绯闻”外,中国企业也被传正谋划收购事宜。到底这家加拿大钾肥公司有何魅力能让众多巨头企业“竞折腰”呢?

不过,有并购分析人士曾预测,中国公司直接去收购的可能性不大,也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如果加拿大钾肥公司有股权出售、再融资,或者项目合作计划的话,中国将有数家公司感兴趣。

有分析认为,必和必拓如此决绝欲收购Potash的原因在于,将由此掌握全球钾肥市场的话语权和主导权。但Potash亦坚决拒绝了必和必拓高达386亿美元的收购报价,认为这一价格仍未能反映公司价值。据该公司预计,今年全球钾肥需求将从2009年的不及3000万吨猛增至5000万吨。这预示着生产商将有不菲的获利。在利益驱使下,矿商们也开始谋求多元化发展。昨日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力拓正考虑联合一家中国企业竞购Potash。

谁将垄断钾肥市场

目前,中国几家被传欲竞购加拿大钾肥公司的企业不约而同地保持缄默。而这种不置可否的态度给外界更多的联想空间。

不仅必和必拓在加拿大钾肥公司收购案中不断发力,中国、印度等国企业也都在暗自筹划加入此次的钾肥资源争夺战。据悉,中国最有可能参与投标的公司是厚朴投资管理公司、中投公司以及中化化肥控股有限公司等。

矿业巨头缘何钟情钾肥

兰格钢铁分析师张琳表示,加拿大、德国以及俄罗斯的钾肥资源占到全世界的70%以上。钾肥是化肥生产所必需的三种元素之一,而中国是一个严重缺乏钾矿的国家。必和必拓的老家澳大利亚的钾矿资源也不太丰富,所以钾矿这样的轻金属资源的收购就成了必和必拓等矿业巨头急于拓展的目标。

同时,和中国类似,印度也可能参与此次竞购。印度的钾肥完全依赖进口,该国正在寻求与加拿大的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来生产钾肥。可以说,一场围绕着加拿大钾肥公司展开的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中国除了是全球最大钾肥进口国,也是Potash的最大客户之一,而Potash又持有中化化肥22%股权。同时,Potash还向中化化肥供应钾肥以在中国进行分销。必和必拓如果收购成功,也将间接进入中国钾肥市场。由此,不少业内分析师指出,如果不想中化化肥间接落入必和必拓之手,以及避免重蹈铁矿石仰人鼻息的覆辙,中国应慎重考虑加入竞购。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则比较乐观,他表示收购加拿大钾肥公司对中国具有战略意义。与必和必拓相比,中化化肥更具专业背景,而且,中化化肥背靠中国这一庞大的市场,其销售风险很低。加拿大钾肥公司在出售时,不仅会考虑买家的资金实力,还要考虑是否能让该公司可持续发展。

同时,张琳认为,必和必拓此次对加拿大钾肥公司的收购态度非常坚决,尽管敌意收购被拒绝,必和必拓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块“肥肉”,未来将用游说以及提价等方式继续收购。